缘心

笨蛋,加油

【洋灵卜岳】连叶枝27(ABO)

生子慎入,OOC慎入,不喜点叉
洋灵伪骨科,灵岳母子局,豪门狗血爽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太甜了

  “不好意思,我不记得有你这么个侄子,我侄子六岁,还在上小学呢。”

  岳飞瑶说完这句话,旁边人都止不住地勾起了嘴角,李颖月笑得尤其欢。

  李颖月一向喜欢看他笑话,灵超早就已经习惯了。

  “没关系,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灵超面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这里的大都是小辈儿,长辈们都在上面谈生意呢,以岳明辉的身份,估计得待上好几天,他可不着急。

  没想到这副样子落到外人眼里倒像是词穷了,李颖月刚想把灵超拉到一旁,就看见一个男人从楼梯上走下来,脸上挂着恰当的微笑,令人如沐春风,不过灵超却下意识地觉得这个人有些危险。

  “哥,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可得了个便宜侄子呢。”

  “飞瑶,不要欺负弟弟。”

  岳嘉许摸了摸岳飞瑶的头,之后转过头对灵超说,“我这个妹妹就这样,小弟弟你不要见怪,不过呢,西城岳家的身份可不是那么好认的。”

  “那倒也是,也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人都能算得上是岳家人,我只是出于礼貌罢了。”

  “你说什么呢?我不是岳家人难道你是?”岳飞瑶才刚满二十二岁,岳家家主的老幺,出生的时候也好,长大的时候正好赶上岳家旁支当家,自然把自己当成了岳家的千金大小姐,哪里知道之前的事情。

  “飞瑶,爷爷的寿宴不要胡闹。”岳嘉许拉住了要跟灵超理论的岳飞瑶,“我妹妹有些任性,不要见怪,对了,弟弟,你的家长呢?”

  “哥哥,爸爸和妈妈在那边呢,我们去找他们吧,你今天是跟哥哥来的吧,我也好久没见到他了。”

  李颖月过来拉着灵超的手臂,一副亲昵的样子。

  灵超这才明白,李颖月估计是以为李振洋带他来的,怪不得他当初从医院离开的时候那个男人都没找他,估计他们都以为他是被李振洋带走了。

  李振洋也在帝都,以李振洋的身份今天的场合他一定是会参加的,不过之前李振洋跟他打电话,说是他爷爷住院了,没发赶来,只是送了寿礼过来,反正今天岳明辉在,晚上估计卜凡也会过来,没什么好担心的。

  灵超粗暴地甩开李颖月的手,让李颖月慢慢红了眼眶,“哥哥……”

  灵超知道李颖月想说什么,先一步打断了她的话,“我真的不认识你,也不是你哥哥,你认错人了。”

  岳嘉许和岳飞瑶饶有兴味地看着李颖月在这边演戏也没有打断,出身豪门就是什么样的故事都能见到,无非是平添笑料罢了。

  “你不是说你姓岳吗?哪里来的妹妹啊。”岳飞瑶从灵超挑了挑眉。

  “飞瑶……”

  “超儿?”

  “岳岳妈妈!”

  正好这时候岳明辉扶着爷爷从楼梯上下来,看见灵超和岳飞瑶岳嘉许说着些什么,怕他被欺负了。

  “超儿,这是太爷爷。”

  “太爷爷好。”

  灵超乖巧起来配上他那双大眼睛格外地讨人欢心,一点也看不出刚刚和岳飞瑶理论的样子。

  “这是爷爷奶奶。”

  “我不是应该叫姥姥姥爷吗?”

  灵超刚一说完好几个长辈就笑了起来,尤其是岳明辉的妈妈,见到灵超心都化了,一直拉着灵超的手不放,上下打量着。

  岳明辉在旁边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轻轻地瞥了一眼岳嘉许和岳飞瑶。

  “明辉哥,飞瑶,这是表哥。”

  “哪儿来的表哥啊,我可没有那么多亲戚。”

  岳飞瑶小声嘟囔着,岳明辉和岳家闹得厉害的时候岳飞瑶才几岁,自然是没有听说过岳明辉这个人。

  “没事儿,我也不是很想和现在的岳家扯上关系,我是给爷爷过寿的。”岳明辉和灵超的语气如出一辙,开口闭口对岳家带着轻蔑,岳飞瑶气鼓鼓的,倒是岳嘉许什么也没说,只是对岳明辉点了点头。

  他二叔倒是生了个好儿子。

  “你看看小辉这话说的,虽然咱们之间亲戚关系不是那么近,可也是一家人不是,二叔知道你这么多年过的不容易,当年你……你看,大喜的日子怎么能说这个。”

  岳明辉倒是对他二叔话里的讽刺不在意,他今天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查清当年灵超被抱走的事情跟他们有没有关系,不过听他们的意思他这些年的事情他们都知道,这倒是有点意思。

  不知道他们知道多少,知道他失去孩子不能生育甚至要和卜凡离婚?

  这在他找到灵超之前的确是现实。

今天的已经写好了,但是校园网不好使电脑发不出来
我也没办法【摊手】

【洋灵卜岳】连叶枝26(ABO)

生子慎入,不喜点叉,ooc慎入
洋灵伪骨科,灵岳母子局,狗血豪门爽文
上一篇被屏蔽了但是现在应该能看了吧
以下都是打脸情节

  酒杯里装着的是橙汁,他还未成年,也不敢在岳明辉眼皮子底下喝酒。

  “李英超?”

  “嗯?”

  灵超正在宴会上吃吃喝喝,他也跟着李振洋出席过几个宴会,知道这种场合就是用来人情往来的,大家根本就不是来吃饭的,趁着现在还轻松,灵超抓紧地往肚子里塞东西,却突然听见有人叫他。

  帝都……怎么会有人认识他?

  灵超回过头,却看见了崔涵,他的高中同学。

  崔涵在高中时候和他一个班,人长得普通,也不算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成绩中等,不过李颖月和他的关系不错,两个人还传着绯闻,据说崔涵的家里不错,可是灵超也不清楚他的底细,但是能让李颖月放下身段去交往的人,应当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既然他和李颖月关系不错,那么他在学校的事情,他肯定知道。

  灵超看见熟人之后就握紧了杯子,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忘记他失去的孩子,忘记他怀孕时候学校里的流言蜚语,想着岳明辉的话,心里才安定下来。

  他现在已经不是李英超了,他是灵超,这里是岳家,也是他的主家,为什么要怕呢?

  “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自从……你因为那件事辍学之后,大家都很想你,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嘛,大家都可以帮你的,对了,你今天……怎么?”

  顺着崔涵的视线灵超看向自己的衣服,岳明辉穿了卫衣,他也跟着岳明辉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卫衣,看着崔涵和朋友身上的正装,的确是显得不太合适。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呢?我们……”灵超用手指了指他和崔涵,“我们认识吗?”

  灵超的反应让崔涵有些吃惊,不过转念一想,灵超似乎是不想提到过去的样子,于是对着灵超说道,“哦哦,我明白的,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崔涵把灵超拉到一旁,拍着灵超的肩膀,灵超直接躲了开来,他朋友在一旁窃窃私语,崔涵刚刚那一番话将他贬了一通,现在倒和他称兄道弟了。

  “我说了,我不认识你。”

  灵超躲开了崔涵,向人群那边靠拢了一些,撇清了和崔涵的关系。

  “别闹了,如果你不是李英超的话,刚刚我叫你你为什么答应?”

  “大概是音有些像所以听错了吧,我叫灵超,你好。”

  崔涵皱起了眉,他可不会相信世上有这么巧的事儿,两个长得像的人用差不多的名字,不过就是李英超死不承认罢了。

  “对了,你是跟颖月一起来的吗?我刚刚好像看到她了。”

  李颖月怎么会来岳家?

  灵超心中疑惑,面上也是那副疑惑的样子,“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啊。”

  “哥,你怎么在这儿啊?”李颖月拉着灵超,然后跟旁边的女孩说,“凌晓,这是我哥,李英超。”

  灵超看着李颖月,笑了一下,将胳膊从李颖月的手里抽出来,“不好意思,你们好像认错人了,我叫灵超,目前还是个独生子。”

  “哥,你干什么啊!虽然爸爸那件事情做的有点过分,可是你也不至于连我都不认吧。”

  灵超内心腹诽着,爸爸过分,她就不过分了吗,要是不是她把这件事捅出来,他也不至于失去孩子。

  “小妹妹,你认错人了吧。”

  “既然是误会说开了就好了,颖月,对了,我好像也没有见过你,你叫什么啊?”

  “我叫灵超。”

  “哦,灵超~没听说过。”李颖月把“灵超”两个字念的很重,似乎要逼着灵超承认自己的身份,不过她也没想一想,灵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没听说过吗?那也是应该的,我刚刚回国,还是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

  “你姓灵吗?这个姓挺特别的。”向凌晓对着灵超说道。

  “我不姓灵,我姓岳。”

  “姓岳吗?哦?”向凌晓一瞬间就把灵超定义为岳家八竿子打不着的穷亲戚,她的姑姑是岳家现在的主母,岳家的人她都见过,灵超自然是不姓这个“岳”。

  “怎么?连岳家都没听说过吗?西城岳家啊。”

  灵超指了指楼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西城岳家我倒是知道,不过还真不知道有你这号人。”

  “我不是说了吗?我刚回国,你不认识我,不奇怪。”

  向凌晓和李颖月在一旁偷着笑,认定了灵超是在瞎说,“哎,飞瑶,你来啦。”

  “欢迎你们参加爷爷的寿宴,这位是……”

  “或许……我该管你叫姑姑?”

【卜岳洋灵】连叶枝25(ABO)

生子慎入,OOC慎入,不喜点叉
洋灵伪骨科,灵岳母子局,狗血豪门爽文
打脸旅程开始啦啦啦啦

  “太好了!岳岳妈妈那是不是我也不用穿啦?”

  “嗯,你要是不想穿就去换吧。”

  灵超一蹦一跳地去换衣服了,他年纪还小,自然不喜欢被这些正装束缚着,见岳明辉没有穿,倒是给了他个光明正大不穿西装的理由。

  灵超回房间换衣服去了,卜凡从背后抱住了岳明辉,大手控制不住地向岳明辉的小腹摸去。

  “不是说得四五个月才能显怀吗?”

  “当然啊,但是裤子有点紧,就没穿。”

  岳明辉穿的卫衣很宽大,孩子也没到三个月,当然什么也看不出来,卜凡把手伸进岳明辉的衣服里,原本八块腹肌的地方已经有了些凸起,那是带着他和岳明辉血脉的孩子,他不是第一次当爸爸,但是第一次经历这个过程,还是觉得很神奇。

  “坐会儿吧,灵超换衣服得一会儿呢。”

  卜凡扶着岳明辉坐下,在岳明辉的腰那里放了个垫子,岳明辉腰不好是老毛病了,怀孕对腰更是负担,多站一会儿就腰酸背痛的,岳明辉没说,但是这已经成了卜凡的习惯。

  灵超换衣服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换好了之后就看见沙发上岳明辉靠着卜凡,卜凡在给岳明辉揉着腰。

  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这里。

  “嗯,我好啦!”

  照他们俩这么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岳家。

  “那出发吧。”

  卜凡先回卜家处理事情,得晚上才能和岳明辉和灵超汇合,岳明辉的身体卜凡也不放心他开车,所以司机先送岳明辉和灵超去岳家,卜凡则是自己开车去卜家。

  其实要不是他有了孩子卜凡不放心,岳明辉也没打算让卜凡去岳家,其他人他管不着,反正岳明辉的父母和爷爷奶奶是不怎么待见他的。

  “好好照顾你岳岳妈妈。”

  “我知道啦!”

  “我这么大人了能照顾好自己啊,超儿不听他的,你到时候跟着我就行了。”

  “你现在得小心一点,你知道吗?”

  “行了,一会儿赶不上宴会了,先走了。”

  灵超上车之后就开了窗,虽然天气很冷,但是总归开窗能让岳明辉舒服一点,太闷了不太好。

  岳明辉将灵超做的一切看在眼里,让灵超靠在他的肩膀上,“到那儿我得先去看看爷爷,你把那儿当自己家就行,要是有人敢对你怎么样直接来找我。”

  岳明辉由爷爷带大,是在岳家主家长大的,旁支那些人虽然继承了岳家,可怎么也得等老爷子没了才能搬进来,这一点岳明辉还是清楚的。

  岳明辉因为不想和岳家扯上关系,所以当初在买房子的时候故意买在了东城,就是为了离西城的岳家远一些,可是当初他没想到还有回岳家主家的一天,现在好几个小时的车程倒是不方便了。

  帝都很大,东城到西城的距离蛮远,尤其是岳家主家占地不小,更是有些偏远。

  灵超年岁还小,这点车程也不算什么,不过这对于岳明辉倒是有些折磨了,尤其是他怀着孩子还有些晕车。

  刚开始还好,之后岳明辉全程摸着胸口,连灵超与他搭话,都一句话也没说,灵超也明白他难受,自顾自地说着,纯粹是为了给岳明辉解闷儿,也不是为了和岳明辉说些什么。

  岳明辉忍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太忍住,在车上又吐了,好在吐过之后舒服不少,还记得叮嘱灵超不要和卜凡说,免得他担心直接冲到岳家。

  在岳明辉变换了好几个坐姿,腰疼的有些坐不住的时候,车终于开进了岳家的门。

  岳家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了。

  两旁的树木因为冬天的关系,大概只剩下几片叶子在光秃秃的树干上迎接着寒风,显得萧瑟又凄凉,在后面的松树落着雪,还没清理,松针的苍绿随寒风微微摇摆,刮下来几片雪花,落到岳明辉的脸上,有些凉。

  岳明辉明白,从岳家交给旁支继承的时候,就已

经改变不了式微的命运了,或许,还要更早才对。
  岳明辉不是什么感性的人,,他只是看了一眼便又匆匆离去了,外面还是挺冷的。

  岳家已经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灵超倒是跟在岳明辉左看右看的,他没来过岳家,自然是什么都好奇。

  岳明辉和灵超在一众宾客之中还是很显眼的,毕竟大家都是西装正装出席宴会,就岳明辉和灵超穿着卫衣,真的像是回家串亲戚一样。

  因为打着寿宴的名头,所以还有挺多外人来的,岳明辉一来就去了爷爷那里,剩下灵超一个人拿着酒杯东逛西逛的。

我觉得一对CP必不可少的场景就是
世纪拥抱和穿越人海
但是洋灵不一样,洋灵什么都有
上头

【洋灵卜岳】连叶枝24(ABO)

生子慎入,ooc慎入,不喜点叉
洋灵伪骨科,灵岳母子局,豪门狗血爽文
开始副本啦,他们太甜了5555

  “你们都吃完了?”

  “嗯,我去给你热一下。”

  “凡子,”岳明辉倚着门框看着正在厨房忙着的卜凡,“我想带超儿回岳家。”

  “怎么突然想要回岳家了?”

  “过年的时候是老爷子八十五大寿,我得回去看看,还有就是——我不知道灵超当年的事和岳家那些人有没有关系。”

  事情要真要说起的话,得倒推到十八年前。

  那个时候岳明辉是岳家主家唯一的alpha。

  岳明辉的父亲是爷爷唯一的孩子,岳明辉的妈妈因为身体不好,只生下了岳明辉一个孩子,岳明辉身体素质一直不错,但是偏偏在十六岁的时候分化成了个omega。外家倒是子嗣繁盛,按理来说这也没什么,不过岳明辉的父母为了不让岳明辉受外人指指点点,就一直瞒着他的第二性别。

  岳明辉年轻时候玩的野,泡吧打架一样不落,根本没有人能想到岳明辉是个omega,直到他遇见了卜凡有了孩子,这才暴露了出来。

  那时候卜凡跟家里闹翻了去了军区,岳明辉为了留下孩子也放弃了岳家的继承权去了凉城,岳家自此就落到了旁支的手里。

  前几年他父亲正式退了下来,把岳家交到了旁支堂弟的手里,岳家的主家算是没人了。

  岳明辉虽然和家里闹翻了,但是这些年偶尔还会回去一两趟,不像是卜凡,这些年来,卜凡的爷爷和父亲相继去世,母亲也改嫁了,卜家的权力都在卜凡手里,就算是回了家里没什么亲人,都是些阿谀奉承的旁人罢了。

  “成,那我陪你回去。”

  “你那天不是有事吗?晚上再来也行。”岳明辉抱着手臂,说得轻松,卜凡明白他的意思,无非就是想看看那帮人的嘴脸而已,“我先带着超儿回去。”

  “成,你决定好了就行。”

  灵超后来也知道了要回岳家的事情,他对此倒是没什么反应,灵超被李振洋养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无非就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罢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岳明辉想开了,这几日他的身体好了些,反应也没那么严重了,也不再想着把孩子拿掉,看到岳明辉这样,最先松了一口气的人,自然是卜凡。

  临近年节,岳明辉也开始着手准备回岳家的事情,这些年他和岳家的人几乎没怎么联系过,十七年前的事情也太过久远,就算有什么证据都已经消灭殆尽了。

  岳老爷子是个传统的人,年纪越大越喜欢所谓的一家团圆,四世同堂什么的,显得热闹至极,其实就是些表面功夫,世家大族里哪有什么所谓的亲情。岳老爷子虽然年纪大,可是也不是老糊涂,他手里还攥着岳家的一部分股份,虽然岳家早就不像岳明辉年轻时候那么如日中天,可是对于旁支来说,那也是捡来的财富,不要白不要,所以说这次老爷子八十五的寿宴估计要大办,老爷子喜欢热闹,自然有的是人愿意来充门面。

  岳明辉自然也收到了邀请。

  现在岳家的家主论辈分岳明辉得叫一声二叔,今年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他有个儿子,也就是他的堂弟今年三十一,算是他们这一代比较优秀的alpha了,他二叔也就仗着这个儿子坐稳了家主的位置。

  这个堂弟他不太了解,他走的时候这个堂弟不过才十三岁,再怎么优秀也入不了他的眼,不过二叔他倒是了解,坐到了家主的位置恐怕尾巴都翘到天上了。

  现在邀请他无非就是想让他出丑,证明把岳家交到他们手里是对的罢了。

  他当年和岳家闹掰了,不知道现在这些人到底知道多少关于他的事情。

  卜凡和岳明辉做事完全是两个风格,卜凡出自军区,一向喜欢打直球,玩手段这种他做不来,本来他打算直接给灵超的养父母一家一个教训来着,可是看岳明辉的意思,是想放长线钓大鱼,顺便查一下当年的事情,卜凡也就由着他去了,有点事情做总归是好的,省得他怀孕时候太闷了。

  岳明辉月份还小,他身子不是特别好,孩子不太稳当,所以他也没出去,一直在家里待着,这次过寿还是他查出怀孕之后第一次出门。

  原本这个场合很正式,估计大家都是穿西装出席,岳明辉反倒是套了一个白色卫衣,显得幼极了。

  卜凡穿的很正式,见到穿白的岳明辉眼前一亮。

  “扣子系不上了。”

  岳明辉往旁边看了看,有些尴尬。

【卜岳洋灵】连叶枝23(ABO)

生子慎入,ooc慎入,不喜点叉
洋灵伪骨科,灵岳母子局,狗血豪门爽文
真的是爽文,下章正式开始虐渣之路啦!
这两天发烧脑子有点不清醒但是还是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小姐妹啦
其实看到说“你写什么我看什么”的姐妹满感动哒
不过还是希望大家能忘记我看我写的文章就行啦,怎么说呢?对于我而言作者是不需要被记住的,大家看我写的东西调剂了生活就成

  卜凡也不是当年跟在岳明辉后头叫“哥哥”的愣头青了,和朱正廷说了几句,便知道打掉孩子基本上应该是岳明辉一个人的主意,跟朱正廷没什么关系,只是不知道岳明辉为什么要骗他。

  朱正廷走了之后不久,岳明辉就醒了,眼中迷茫一片,显然不知道当初跟卜凡说的话已经穿帮了。

  卜凡进屋的时候简直就像带了一股黑气,甚至还有些许的信息素外泄,不过岳明辉是被卜凡标记过的omega,卜凡带有攻击性的alpha信息素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威压,但是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卜凡的怀抱一样,坚实,温暖,富有安全感。

  卜凡想质问岳明辉,话到嘴边却只剩下一声叹息,“哥哥?”

  “嗯?”岳明辉被叫得有些懵,在他的印象里,自从卜凡那年从军区回来之后便很少叫他哥哥了,这几年更是一句也没有,猛然来了这么一句还真让岳明辉有些反应不过来。

  “哥哥我就不明白了,你为啥不想要这个孩子啊?”

  “我……我这不是……为了超儿吗?”

  “这有啥冲突吗?你肚子里是咱俩孩子,超儿也是咱俩儿子,有啥不一样?”

  “那不一样,要不是我灵超根本就不用受那么多罪,现在咱俩又有孩子了你让他怎么想?”

  “我没怎么想,我挺开心的。”

  “超儿——”

  灵超的声音突然响起,把卜凡和岳明辉都吓了一跳,不知道灵超到底听到了多少。

  “为什么要打掉孩子?”

  “我——”岳明辉嘴巴半张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为什么要把别人的错揽在自己身上?错的不是你!错的是那个买通了医生把我抢走的那个女人!错的是那个是把我当成工具而不是儿子的那个男人,错的是他们所有人,不是你,岳明辉!”灵超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声音都在抖,仿佛又想起了十五岁之前,在那个家的那些日子。

  这时候岳明辉才想起来,他们似乎都忘了一些事,岳明辉沉浸于对灵超的亏欠之中,把一切罪责都揽在自己身上,而卜凡并不是很了解灵超之前发生了什么,怕灵超难过所以什么也没追问,现在想来,好像就这么放过了那些人。

  岳明辉不算是个怕事儿的人,但是当年灵超的事情对他打击还是太大了,导致他在找到灵超之前这件事情都成为了他的禁忌,灵超回来之后,岳明辉下意识地不去提之前的事情,仿佛这样就能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其实不能。

  “他们还活的那么好,你为什么这么难过。”

  灵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语气中带着冰冷,那双大眼睛看着岳明辉,岳明辉也看着他。

  岳明辉使了个眼色,让卜凡先出去,卜凡其实也不知道其中缘由,岳明辉和灵超说着他也插不上话,于是就关了门,让灵超和岳明辉好好谈谈。

  “是我错了。”

  “其实我那天哭是因为……”灵超刚刚叫了岳明辉大名现在也有些心虚,“想起了……那天在医院的时候。岳岳妈妈,他都会动了,可是我没有保护好他。”

  “那不怪你,不怪你。”岳明辉摸着灵超的头,安抚着灵超。

  关于孩子,那其实是卜凡和李振洋这种alpha理解不了的奇特感情,身体里有一个小生命在蓬勃地生长着,和你血脉相连,这种感觉旁人是无法理解的。

  灵超许是哭过了,这时候再谈起的时候只是有些难过,并没有掉眼泪。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灵超就离开了,走之前岳明辉叫灵超给卜凡带了话,说他要好好睡一觉,吃饭不用叫他来。

  岳明辉一睡就睡了一天多,第二天早上才醒,卜凡期间来看过他,有些担忧,但是也还没有吵醒他。

  第二天岳明辉起的有些晚,好不容易有一天早上没吐,起那么早不是亏了么。

  卜凡和李英超都很有默契起的很早,等到岳明辉起床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吃完饭,灵超回到了房间学习,卜凡坐在沙发上打着游戏,似乎是在等岳明辉。

  岳明辉感觉好像是一下子回到了他和卜凡刚结婚的那个时候。

  卜凡见岳明辉下来了,一下子从后面抱住了岳明辉。

  “还难受吗?”

  岳明辉摇了摇头,还对卜凡笑了一下,眼睛晶亮晶亮的。

  那一刻卜凡的脑海中似乎绽放了一团烟火,他总觉得他第一次透过酒吧的灯光看到的岳明辉又回来了。

预告

蔡徐坤是NINE PERCENT的队长
什么?那是啥?
好吧,蔡徐坤是一个不知名男团的队长,不知名到微博不少沙雕博主都比他们粉丝多那种
NINE PERCENT组合如其名,九个人
从小唱歌跳舞一心为了梦想的蔡徐坤
从咖啡店里被星探骗来的台湾务工人员陈立农
有个大明星姐姐并不想当星二代自己也翻不出水花的范丞丞
家里开酒店被辣条和魔芋爽招来的黄明昊
文艺BKING台南制霸林彦俊
人间GUCCI中国舞第一不知道为什么不跳舞来组合的朱正廷
蔡徐坤的男友家里有矿的山西大佛王子异
嘻哈酷guy不搞嘻哈搞组合不混地下偏要当爱豆rapper的小鬼王琳凯
马来甜心可爱主唱有长进【不是】尤长靖
九个人有人强迫有人自愿加入了爱豆世纪这个垃圾公司然后开始了非知名男团之路
蔡徐坤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但是他是队长
葵葵不知道,不关葵葵的事.jpg
在蔡徐坤凭借自己一张脸有些小爆即将从十八线迈到十七线的时候,突然发现他们这个小破组合居然在论坛盖了万贴高楼甚至隐隐有上热搜的趋势
原因如下
【你脱粉的原因是什么?】
【追组合的时候发现墙头和我最讨厌的那个队友在走廊里打啵】
总之这就是一个不知名男团靠沙雕和麦麸【不是,SZD】出圈的成名之路

可能会写,可能不会写,就算是写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
灵感来自于微博上说的最奇怪的脱粉原因,应该是追韩团的小姐姐,很久之前的了,今天又看到了,突然想到这些

【洋灵卜岳】连叶枝(ABO)22

生子慎入,ooc慎入,不喜点叉
洋灵伪骨科,灵岳母子局,豪门狗血打脸爽文
我终于可以自豪的说,这几章过了就只剩爽的情节了

  岳明辉回了房间,整个人摊在大床上,前所未有的疲累,去洗了把脸,又躺回床上。

  岳明辉困顿得很,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然后第二天早上等着准时准点如同闹钟一般的晨吐叫醒他。

  岳明辉这几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也吐不出什么东西来,只是一个劲儿地干呕着,五脏六腑仿佛都因为这种反应拧了劲儿。

  岳明辉扶着墙的手都在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年身体没有好好养着,还是因为他最近一段时间心思太重,这次的反应比上次怀灵超的时候重得多,饶是他见过大风大浪,也被这些反应折磨得苦不堪言。

  岳明辉吐得有些虚脱,身体也没什么力气,干脆坐在卫生间的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时间还早,灵超应该还没起,为了配合灵超的时间,家政阿姨来的也晚,卫生间地上凉,岳明辉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坐着,但是他没什么力气,起来也很费劲。

  岳明辉抱着手臂,把脑袋埋在臂弯里,纯粹是因为头疼,大滴大滴的汗珠滑落,岳明辉也没想到自己有这么虚弱的时候。

  坐在地上没多久,岳明辉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被人打横抱起然后又轻轻地放在床上。

  “凡子,你咋回来了?”

  “提前结束了,我就回来了。”

  其实军演这种东西哪里能提前结束,不过是卜凡一结束就往回赶,这才能提前一天到家,到家的时候还是早晨。

  卜凡身上已经换好了衣服,不过身上还带着外面的冷气,让岳明辉打了个哆嗦,卜凡把岳明辉塞进被窝里,自己则是把大衣脱掉随手扔在床头柜上,把岳明辉揽进怀里。

  “去医院看了吗?”

  卜凡看着岳明辉,卜凡其实走的时间不长,也就一个星期左右,但是他能感觉到岳明辉消瘦了不少,脸色也特别不好,他走的时候岳明辉只是有点发烧,怎么他回来了岳明辉的状况变得这么糟?

  “去了,”岳明辉捂着胸口又咳了一声,“凡子,我怀孕了。”

  卜凡听到这句话大脑当机了几秒,可是还没等到他的笑容绽开,岳明辉的下句话就把他打入了地狱里。

  “正廷说我身子不太好,不太适合怀孩子,最好还是……”岳明辉这句话没说完,但是他还是看到了卜凡由明转暗的神情。

  岳明辉其实不太会骗人,他上次骗人的时候还是十七年前,卜凡在电话里跟他说要去军区的时候,他揉皱了手中的检查报告,对他说了“注意安全”。

  “没有其他办法吗?”卜凡皱着眉头,看着岳明辉这几天被折腾得消瘦不堪,“算了,正廷怎么说就怎么办吧。手术的时候我陪你去医院。”

  岳明辉实在是不擅长说谎,说完之后,就把头埋在被子里,不去看卜凡的脸,好在卜凡看他的样子也没有说什么,以为他又难受了,把被子盖好就去给灵超做早饭了。

  家政阿姨做的菜不错,总归不是家里的味道。

  卜凡走了之后岳明辉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到底是有些做贼心虚。他想去跟卜凡解释一下,可是又想起昨晚灵超抱着他哭的样子和那些梦境,还是又躺回了床上。

  卜凡怎么可能不要他肚子里的孩子,但是他又实在是亏欠灵超太多,他跟卜凡这么说无非也就是给卜凡打个预防针,免得他空欢喜一场,至于到底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他的确还没想好。

  岳明辉最近一直忧心忡忡的,因为卜凡,因为灵超,因为他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因为他自己。

  他本来反应就重,吃不下东西,心思重思虑得多,也都反应在了身体上,原本卜凡还想留下这个孩子,可是看到岳明辉一天比一天消瘦,便也相信了那天岳明辉说的话,就当他这辈子和孩子没什么缘分吧,左右还有灵超呢。

  岳明辉吃不下东西,但是也不能就这么干挺着,岳明辉不愿意去医院,卜凡没办法只好把朱正廷叫来家里给岳明辉打针,那时候岳明辉睡着,谁知道针刚打上,朱正廷就把卜凡拉到一边训了一顿。

  大意大概就是岳明辉现在身体状况特殊,卜凡没有照顾好他和孩子之类的,临了卜凡还问了一句这个孩子能留下吗,还被朱正廷给骂了一通。

  这也不怪朱正廷,他年纪比岳明辉小上一轮,根本不知道岳明辉和卜凡之前的那些事,要是周锐在的话也许就帮岳明辉瞒过去了,可惜周锐铁了心的在凉城待着,还没回来。

【洋灵卜岳】连叶枝21(ABO)

生子慎入,ooc慎入,不喜点叉
洋灵伪骨科,灵岳母子局,狗血豪门爽文
降温了大家多穿点,别像我一样感冒啦

  灵超也进了洗手间,拍着岳明辉的背,还给岳明辉到了杯水让他漱口。

  灵超到了懂事的年纪。

  卜凡家里世代从军,当初岳明辉和卜凡因为爱情和家里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卜凡刚成年,一气之下去了军区,这才让岳明辉一个人生下了灵超,后来边境不舒很太平,卜凡回家的时间也少,岳明辉也习惯了不去拿自己的事情烦他,毕竟战场上子弹不长眼,一眨眼就能要人命。

  岳明辉大卜凡四岁,在卜凡面前一直是哥哥,他又做了二十几年的alpha,也很少向卜凡诉苦,只是这一刻,格外地想他。

  岳明辉这几日一直睡不好。

  倒不是因为睡不着,而是睡着了之后总是做噩梦,梦里面全部都是灵超。

  刚开始的时候岳明辉梦到一个小孩在婴儿车里无人照料,到长大一点那个女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女儿把一切退给灵超,再到灵超十五岁在异国他乡迷路,最后一幕定格在医院,灵超跪着求他,求他放过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岳明辉一下子惊醒了。

  摸了摸额头,上面全都是汗珠,岳明辉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的,下楼准备给自己倒杯水。

  岳明辉怀孕嗜睡,睡得也早,灵超的作息与他不一样,他看了看即将指向12的指针,这个时间灵超应该还没睡。

  灵超的房间灯亮着,还开着门,里面有说话的声音,房子里很安静,岳明辉把灵超说话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听说话的语气,应当是和李振洋打电话,开着门大概是因为屋子里关门信号不太好吧。

  岳明辉喝了水坐在沙发上,耳边是灵超的声音。

  又回忆起之前的梦来,他已经分不清哪些是梦,哪些是现实。

  总归是他亏欠灵超太多了。

  岳明辉又摸了摸小腹,相比起来这个小崽子就幸运得多。想想灵超知道他怀孕的时候那泛红的眼眶,岳明辉就止不住地心疼灵超。

  岳明辉打开茶几的抽屉,里面都是烟和打火机,岳明辉会抽烟,二十二岁的岳明辉可是西城岳少,连道上的人也得叫他一声“岳哥”,抽烟喝酒纹身什么都干过,想来烟还是他怀灵超的时候戒的,现在自然也是抽不了。

  岳明辉拿起打火机来把玩着,屋子太空旷火光也太微弱,什么也照不亮。灵超是不是也是这样,带着希望与光亮逃出一个牢笼,以为走到了彼岸,但是幸福转瞬即逝。

  岳明辉有些不敢想。

  想想他也很佩服卜凡,卜凡是怎么做到他每次需要他的时候都不在的。

  岳明辉疲倦得不行,但是又不太敢睡,一睡着就是整宿的噩梦,睡得腰酸背痛的,还不如不睡。在沙发坐了一会儿,正准备回去的时候,他听着灵超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儿,正好灵超这时候打完了电话,关上了门。

  岳明辉感觉灵超好像不太开心,最后他和李振洋挂电话的时候还是轻快的,但是挂了电话之后灵超坐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之后便关了门。

  岳明辉有些担心灵超,就打算过去看一眼,打开门就看见灵超蒙着被子,不像是睡着的样子。

  “超儿?”

  岳明辉坐过去把灵超的被子掀开,灵超的眼睛红红的,睫毛上还挂着没有擦干的泪珠。

  “怎么了这是?”

  灵超见岳明辉来了,就掀开被子抱住了岳明辉,岳明辉抱着他,自然是看不见灵超的表情,不过他听灵超的声音,也明白灵超现在很难过。

  这份难过……是源于他肚子里的孩子吗?

  灵超虽然在哭,可是并没有哭出声,只是吧嗒吧嗒地掉着眼泪,抱着岳明辉,抱够了,由自己把眼泪擦掉。

  “到底怎么了,超儿?”

  灵超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事儿,就是想起了一点从前的事情。”

  岳明辉听到“从前”两个字心里“咯噔”一下子,刚刚那些在梦里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从岳明辉的脑海里闪过,看着灵超泛红的眼眶,岳明辉努力地克制自己不去想灵超之前受的苦。

  但是那些画面却在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岳岳妈妈,你去睡吧,我没事了。”

  灵超的声音还带着哭腔,尽管努力压抑了但还是
有些许委屈蕴含在其中,岳明辉想一直抱着他,可是灵超什么也不说,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跟灵超谈这件事。

  毕竟他是李振洋养大的,除了血缘,灵超跟他相处的时间不过也就一个多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