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心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全员】轮回之境03(生子向误入)

前文请戳  这里

钧天大陆后世设定,没有女的,非ABO向生子

大概是转世之后结果只有一方带着前世记忆的故事
主钤光执离,其他的基本都会涉及

一二季cp大概都会有,涉及哪个带哪个tag


       两个屋子,隔着两道门与几十厘米的间隙,互不相见的沦落人。

  第二天一早,陵光就起床上班了,而慕容离不同,慕容离是一个摄影师,平时也就靠拍一些照片过活,由于慕容离那种清冷的性子,许多人并不愿意与他合作,但是养活自己是没什么问题,只是和陵光比起来还是没有陵光那样的生活富足的。

  陵光上了班,自然也不会给慕容离留早饭,慕容离按照之前的习惯点了外卖,就随意地坐在沙发上,等着外卖的到来。

  慕容离没有随意翻别人东西的习惯,尤其在他的室友是恨了他许多年的陵光的情况下。只是客厅的茶几上随意摆了基本杂志,封面的男人看似随意摆着的动作,却又一直独特的刚劲的美感,让人离不开眼睛。

  那是顾执。

  黑色的碎发偏生挑染了一抹蓝,让慕容离觉得好像回到了千年之前,他算是不记得了,他还欠他一条命,只是他这条命,也不知道该偿给谁了。

  陵光的家里有许多这样的杂志,顾执也算是如今娱乐圈里顶级的模特,一般明星流量们挤破头也上不去的封面,他随手一拿就是好几张,着实叫人称羡。

  可是谁人都知道顾执常驻江城,以陵光的才华偏偏窝在这样的一座勉强算得上是二线的城市,慕容离倒是有些看不懂了。

  陵光不想见到公孙钤,或者说,他不敢见公孙钤。

  陵光或许并不知道,慕容离作为一个业内知名的摄影师,认识顾执这种圈内顶级的模特并不意外,而顾执,正是公孙钤的艺名。

  就当是孽缘吧。

  陵光所在的杂志算是二线,做些美妆什么的,不过占着是一线刊的副刊,平日里能见到不少的一线明星,但是顾执他还是第一次见。

  陵光收藏了公孙钤从出道起所有的杂志,见过他拍杂志的所有样子,却从来没有近距离里的看过他拍封面。

  灯光闪烁,光影明灭,陵光看着他笑着跟所有的工作人员打招呼点头致意,怪不得所有与他合作过的人对他的评价都很高,明明已经是金字塔尖的人,偏生谦逊又温柔,像是前生的那些年,在各国中纵横捭阖,却又在他这里耗尽了所有的温润。

  陵光想与他说许多,可是那些金戈铁马的前世只属于他一个人,他那些如同奔涌如潮水的感情放在如今的公孙钤身上,却如同拍打如坚实的堤岸上,岿然不动。

  “陵主编。”公孙钤走过来跟陵光点头致意,陵光听着他疏离的语气,有难过,也有些激动,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他,在这之前,他只能从屏幕前知道公孙钤好不好。

  “顾……先生。”陵光也同样点头致意。

  “陵主编不必这么客气,叫我执就好。”

  “执?”

  “嗯。”

  “其实,你可以叫我陵……奚奚的。”

  “别动。”公孙钤突然严肃起来,伸出手,满满靠近陵光的头发,从上面摘下一个亮片。想来是拍杂志的时候陵光路过,不小心沾上的。

  陵光的心跳蓦然跳的很快,公孙钤的脸很近,渐渐的与前世的那些影子重合,陵光发觉,自己好像逃不脱那折磨了他二十六年的前世了。

  “嗯……谢谢。”

  “不客气。”

  “我还有通告,就先走了,期待与陵主编的下一次合作。”

  “我也很期待。”

  公孙钤转身,迈了几步却又停下来,转过身来看着还在原地的陵光,“刚刚好像叫错了,奚奚?”

  “嗯?”公孙钤说完便走了,也没有给陵光反应的机会,两世公孙钤都是如此,让人抑制不住心动的感觉。

  陵光坐在办公室里面,捂着自己的心脏,尽管他明白那天他和慕容离吵架,说的大都是气话,可是他心里明白,或许真的如慕容离说的那样,公孙钤如果不是天璇人,他也许不会死,这也是明明陵光知道公孙钤在哪,却一直不敢见他的原因。

  公孙钤在娱乐圈里并没有外人所看到的那样的一帆风顺,也有过质疑,也遭受过质问,可是陵光只能坐在电脑面前,什么也做不了。

  他曾经无数次地想过去找他,可是前生只是他的前生,没有前世记忆的公孙钤,真的是他的副相吗?

  陵光下了班,却并不想回去,他还是无法真的平静面对慕容离,只要看见慕容离,他就不断地想起前生公孙钤的死,如此,如何原谅。

  “在酒吧吗?陪我喝一杯?”





[十方志][江湖]——《定乾坤执黎番外》执离(ABO设定慎入)

富可敌国世家公子和受尽宠爱小王爷的故事
戬杰721周年快乐啊
定乾坤全文ABO生子全员想看的可以戳头像文章整理
感谢十方志,让我放了欠了快一年的番外
发现看不懂的看一下评论吧
  钧天二百一十一年,军队骁勇,北定蛮夷,万邦来朝,自此,中垣一统。
  钧天二百三十七年,江湖流言四起,瑶光盛产金矿,相传瑶光王室殉国之后,留下无数金银财宝,消息一出,武林之人皆趋之若鹜,争相前往瑶光旧都。
  “公子,前方就是瑶光郡了。”
  慕容黎掀开马车的帘布,看城门之内一片繁盛景象,商贩叫卖着,吆喝声从城里传到城外,只是这繁盛之下,百姓却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安居乐业。
  离当年血溅城墙,兵临城下也不过才过去了二十六年,百姓的生活才刚刚步入正轨,却被江湖上的一些有心之士扰乱了,实在是不该,要是让父皇知道了,不知该怎么惩治那些人呢,不过父皇此时就在瑶光王宫之内,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恐怕他早就知道了。
  “方夜,我们进城吧。”
  “是,公子。”
  这里是旧时瑶光的边境,离瑶光的旧都还有一段路程,不过天色已晚,他们一行人也不方便再赶路,还是寻一家客栈先行住下为好。
  瑶光的边境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名曰宣城,原本这座不大的城池不该如此热闹才对,可是从宣城取道瑶光旧都,虽算不上最近,但也是最安全的路线了,一路都是官道驿站,还经过几座算是繁华的城镇。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不远万里为了寻宝而来,都不愿意将自己的性命葬送在敌人或是可能的敌人手里。
  方夜驾着马车,向宣城最大的酒楼驶去,以公子的身份,自然是要住最好的地方。
  宣城里最大的酒楼唤作宾宴楼,此时楼里可热闹的很,大厅中央有说书人搭了台子,惊堂木一拍,脱口而出的,朝堂野史,宫闱秘辛,江湖轶事,引得一众吃饭的客人连连拍手叫好。
  “三位公子,不知你们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住店,开两间最好的上房。”
  “几位公子,不好意思,三楼已经被一位贵人包了,二楼已经住满了,本店只剩下一楼甲字号房了,不然几位将就一晚?”
  “公子……这……”
  “先上一桌你们这儿的招牌菜,再找一个雅间,至于住宿的事,吃完饭再说。”
  小二领着几人去到了二楼的一个雅间,有竹帘遮挡着,却可以清晰地听到大厅里说书人的声音,想来是店小二见他们几人衣着华贵,并不敢怠慢,不过不知那位包下三楼的贵人是何人,不惜让店家得罪许多人。
  说书人的故事已经开场了许久,慕容黎几人也只能听个热闹,只听一声折扇响,故事便又开始:“城东的王员外自那次北上归来之后,便再没去那羽琼院看一眼,可怜那璃烟公子,徒留春花雪月一场梦哟……”
  “不过是一介戏子,还真想登堂入室不成。”
  “没准人家志向远大,望如离后一般,入主中宫呢。”
  “为后又如何,还不是一介戏子,以色侍人,上不得台面。”
  “哈哈哈哈……喝酒,喝酒!”
  慕容黎的手握着那只白玉萧,手上已经青筋暴起,听到那边的笑声,更是怒火中烧,方夜刚要起身,却见慕容黎飞了那把玉箫,自己也闪身,电光火石之间,萧中剑出鞘,已经架在了当时说笑那人的脖颈上。
  “江湖之人,就莫妄议朝堂之事了吧。”
  “来者何人?还不放开我们家主子!”那人的仆从见慕容黎突然发难,反应也很迅速,将刀架在了慕容黎的脖子上,方夜和萧然见状也抽出了自己的佩剑,双方一时间呈剑拔弩张之势。
  “贾庄主,既然大家都是来瑶光‘游赏’的,自然是结伴而行更为合适,不如庄主卖小弟个面子,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既然执公子都这样说了,”那位被称为“贾庄主”的人看了慕容黎一眼,“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给仆从打了一个手势,仆从都收起了手中的刀。
  慕容黎见状也放下了自己的萧,这里可是瑶光,他要是想整治一个人,大可以让他不知不觉地从这片土地上消失,想到了这儿,他也不那么生气了,循着声音的主人望去,只见一个紫色衣衫的男子,正在从三楼走下来,想来他就是小二所说的“贵人”了吧。武林之中,除了富可敌国的南宫家,剩下的世家倒也不少,一时间,慕容黎也不知他到底是何人。
  “不知公子是……”
  “在下慕容黎,瑶光慕容的慕容,天之将启的黎。敢问公子尊姓大名?”众人听了也没有在意,都是为了寻宝而来,有几个人会用真名。
  “在下执明,不知可否邀公子共饮一杯?”
  慕容黎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这人到底是谁,敢用他父皇的讳号。不过他也只十六岁的年纪,正是好奇心重的时候,便也没想那么多跟那人走了。
  于是他们一行人便住上了宣城最好的酒楼。
  “阿黎,你来!”慕容黎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执明蒙着眼睛拉到了一个地方,方夜刚要跟过去,却被萧然拉住了手腕。
  “公子不会有危险吗?”方夜有些不解。
  萧然对着方夜浅浅一笑,“放心吧,公子是有分寸的。”
  “阿黎,你看,这里美吗?”执明放下慕容黎眼前的手,慕容黎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片羽琼花海,显然是自然生长的,钧天之大,也只有在瑶光才能看见开的如此繁盛的羽琼花了。
  慕容黎点了点头,自那日与执明酒楼相遇过后,已半月有余,他们一行人一路上停停走走,才将要到瑶光旧都。他与执明也算是相谈甚欢,只是彼此之间还未言明身份,看执明的样子,应该是哪个武林世家的小少爷,不过他也没在意,到底是萍水相逢,反倒是那人也不知道是贪慕颜色还是交付了一片赤子之心,见他笑容甚少,便变着法的哄着他。
  “这里的羽琼花开得甚好,比京都是羽琼花开得更好。”
  “那……阿黎喜欢吗?”阿黎啊,除了瑶光,也只有钧天的皇宫里有羽琼花了。
  “我母君最爱的花,便是这羽琼花,父亲说每年羽琼花的时候,我母君总要折上几支,放在内室中,方才睡得安稳。”慕容黎看着偏着头看着他的执明,浅浅地笑了,一时间,执明也分不清是花更美,还是人更美些了。
  “我想,阿黎的母君一定是个很好看的人。”
  “我有些不记得母君的样子,母君走的时候,我才三岁,母君离世之后,这些年,我都是由兄长带大的,不过我听父亲说,我与母君,似乎有八九分相似。”
  “阿黎,”执明摸了摸慕容黎的脑袋,就像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动物,眼前这个人,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郎。“阿黎这么好,配的起天下最好的,阿黎想要的,该得偿所愿。”
  “我若是想要这天上的月亮呢?”
  “当真?”
  “当真。”
  执明蹙了蹙眉,拉起慕容黎的手,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两人都是自小习武,可翻上一座山也没那么容易,尤其这座山,是瑶光最高的山峰。
  两人到达山顶时已是傍晚,虽然天色昏暗,可是还远不到明月高悬的时候,索性去摘些野果充饥。执明取下了他的披风,铺在地上,两人席地而坐,晚间风凉,两人相互依偎着,终于到了明月高悬之时。
  “阿黎,你看这月色美吗?”
  “美,不过这里,还不是瑶光的最高处,”慕容黎向西南方向一指,“那里,才是瑶光的最高处。”
  执明顺着慕容黎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个方向,有一座高台,上面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孤身一人,显得有些寂寥。
  “那里……”
  “那里是瑶光王宫,是整个瑶光最高的地方。”
  “天气寒凉,阿黎我们下去吧。”
  “执明,”慕容黎依旧望着天上那轮皎月,“你说,用一辈子那样爱一个人,值得吗?”
  执明看着慕容黎一袭白衣站在月光之下,脱口而出:“值得的。”最后脱下自己的外衫,给慕容黎披上,“回去吧。”
  
  执明和慕容黎到瑶光旧都外那片传说中的藏宝之地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江湖人士了。瑶光金矿确有其事,故入口的位置也不难找,只不过来人之中不少奇人异士,竟也打不开入口的机关。
  “我还当来寻宝的都是些什么人,原来只不过是一群贪慕钱财的平庸无能之辈。”
  “一个毛头小子罢了,难道说你知道如何打开这机关?”
  “当然。”
  慕容黎走到洞口,从怀中掏出一柄古冷箫来,样式与用的玉箫差不多,只不过似乎是比他的箫更长些。慕容黎将那把箫插进洞口边的石隙之中,一块大石突然松动,洞口便出现早起众人眼前。慕容黎刚想进去,却被执明拦下,他自己举着火把,先进入了洞口。其他人紧随其后,生怕被他人占了便宜去。
  执明拉着慕容黎的手,今日慕容黎穿了一身大红的衣衫,没有着他平日里喜欢的白衣,红色的衣衫在火把的映衬下,更显得美艳了几分。
  通道并不狭窄,众人走了约么两柱香的时间,到了一个更加宽敞的地方,像是一个屋室,中间摆着一座座牌位,这显然是一个祠堂。慕容黎刚刚走进去,便对着牌位跪了下去,连带着方夜与萧然也跪了下去,三叩首后,方夜和萧然就退到了一旁,只有慕容黎依旧还跪着,不曾起身。执明和他的侍从宝剑已出鞘,提放着后面的人。
  “你……你究竟是何人?”巧的是,说话的就是那位贾庄主。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叫慕容黎,瑶光慕容的慕容,天之将启的黎。”众人向那牌位看去,最底下的一块牌位上写着:瑶光王子慕容黎。
  众人赶忙向后退了一步,距瑶光王室殉国已过了三十二年,而慕容黎不过是少年模样,一袭红衣仿佛艳鬼一般。
  “瑶光先祖在上,不肖子孙慕容黎前来祭拜。”慕容黎拿出刚刚的那柄古冷萧,双手捧着,又一叩首,“今日特来替母君请罪。”
  “一罪亡国之后为伶人,戏子之身辱国本。”
  二叩首。
  “二罪血海深仇未得报,妄动痴心委仇人。”
  三叩首。
  “三罪死后落叶未归根,一夕未曾回故土。”
  瑶光是有母后的衣冠冢的,至于他母后的尸身,自然是葬在了皇陵里,等他父皇过世后,同眠于地下。
  慕容黎将那柄古冷萧祭到牌位下面,便起身,调笑地看着众人,“怎么不敢走了?”
  执明跟在慕容黎后面,接着向前走去,后面一行人互相看了一眼,也都下定决心向前走去。
  密道的尽头是瑶光王宫。
  慕容黎走出密道,只见亭子中有一个男人,头发花白,眉眼间却并不显老气,反而杀伐和上位者的气息重的吓人,让人心生惧意。
  慕容黎拉着执明,一行人向亭子中走去,走到亭子外,慕容黎就放开了手,独自一人向亭中走去。
  “父皇。”
  之后只见那人一抬手,所有跟随他们而来的人都被玄武内卫带了下去。他的父皇,是不会让人动母后的东西的。
  “父皇,那儿臣先行告退了。”父皇的心思难猜,尤其涉及到母后之事,慕容黎不敢在这里,怕引起他的怒火。
  亭子的四周挂着画像,画像随风飘动着,画上的人一袭红衣,像极了转身离开的慕容黎。执明看着这一切,然后也同慕容黎一道离开了。
  他似乎突然明白了慕容离的话。
  一辈子。那样。爱一个人。
  那是阿黎,不是阿离。
  他的阿离已经走了十三年了,他们也就只不过相伴了十六年的时光。
  你看,分开的时间都快比相伴的时间长了。
  阿离,瑶光的羽琼花开的格外的好,你还想看吗?
  阿离,今晚月色甚好,你若是在,恐怕也舍不得摘下这天上的月亮吧。
  阿离,我好想你。
  阿离。
  阿离。
  阿离。
  
  “阿黎,你是……小王爷?”
  “我说过的,我叫慕容黎,瑶光慕容的慕容,天之将启的黎。”
  “我叫执铭,执手不离的执,刻骨铭心的铭。”
  “哦。”
  “复姓,南宫。”

刺客列传二告诉我们失去了刺客的君王将要走向灭亡,但是失去了君王的刺客谁都不能惹,这个设定(?)向导与哨兵?我不了解瞎说的

  今天终于拉着基友去看了《闪光少女》,上座率不错,评价也很高。我单方面宣布油渣学长是我的,不接受反驳靴靴。话说油渣学长的CP是谁,请自行找仲堃仪自攻自受,看仲堃仪都疯成那样了。
  今天刺客大结局,我一直在心中默念再坏的结局也不会有钤光惨的,结果最后居然真的按我想的那么结局了,好的,我单方面宣布阿离怀孕了我写的就是结局不接受反驳。
  结局了我就可以安心地写轮回之境了,因为点梗很多人点了冷CP,所以我决定都写到轮回之境里面,反正本来也是全员的。
  话说为什么没人点萧夜,要不是群里还有太太站萧夜我都要怀疑这世上只有我和梁博文站宵夜了。
  虽然第二季仲孟和执离感觉和第一季都不一样了,但是仲孟这样的死别居然也算是HE了,我一直期待方方土称帝的。
  最后哀嚎一句这真的是我最不喜欢的结局,我真的不喜欢误会,大概是因为我这个人也不喜欢解释的原因吧,如果有第三季的话,我是一定不会……算了,到时候再说吧,还是放不下这群小哥哥们。
  祝所有小哥哥们越来越好,前程似锦。
         晚安给各位笔芯,明天要努力更文啦

2222点梗(占tag致歉)

2000送书了所以来一个点梗,最近好像都没什么灵感所以想来个点梗刺激一下
仲孟,钤光,执离,齐蹇,煜骁,萧夜,骆墨,一元钱这些都可以
话说我最近好喜欢那种狗血梗,什么419啊,婚后爱啊,带球跑啊,联姻啊,逆袭啊之类的,一起探讨啊,关注我的都知道吧,生子文爱好者
因为最近也很忙所以可能不会全部都写不好意思
给各位笔芯(๑╹ڡ╹)╭ ~ ❤爱你
虽然2222已经过了😂😂

[全员]轮回之境02(现代生子慎入)

前文请戳   这里

钧天大陆后世设定
这是一个转世之后却只有部分人带着原来记忆的故事
一二季全员应该都会有
  “慕容离?”
  “是我。”
  “那房子我不租了可以吗?”
  “合同都签了你咋能说不租就不租了呢?”
  “转个世还有口音了。”
  “前世你又没见过我。”
  “慕容离你知不知道我宁愿死在这都不愿意和你住一起。”
  “和我住不好吗?我可是和你一样有前世记忆的人,方便很多不是吗?”
  “慕容离,我怎么就不信你想和我当室友呢?”
  “我……没钱了。”
  陵光嘴边突然勾起一抹笑来,打开了门,看着慕容离将箱子搬到了屋里。自己则是坐回了沙发上,又百无聊赖地翻着电视剧。
  “你的房间在那边。”
  慕容离提着箱子进到了房间里面,之后关上了门收拾东西,他知晓陵光不想见他,他和陵光之间的恩怨也不是一两句就能说清的,他们中间隔着家国恩仇,隔着天下江山,慕容离想要不是现在这个时代杀人犯法的话,陵光肯定恨不得杀了他为公孙钤,为天璇报仇的。
  慕容离一直没有出来,陵光也没去管,而是一直坐在电视跟前,看着显得有些无聊的电视剧。钧天大陆五国争霸已经是近两千年前的事情了,这段历史由于年代久远多不可考,而且列国纷争有许多的发挥空间,所以这段历史也是穿越小说之类的最喜欢的放的背景。
  陵光自从全了前世的记忆之后,也看过历史书,钧天大陆最后四象俱灭,七星晦暗,八卦离析,玉衡,开阳,天玑,天枢,天璇,瑶光,天权相继国灭,遖宿,琉璃国相继入主中垣大陆,不过最后两败俱伤,钧天大陆最后还是由他人一统了。
  同这段历史一起被掩埋的还有一直被后世奉为神兵的八柄神剑,尽管后世君王不管乱世与否,都没有放弃找寻这八柄神兵的下落,可是到最后除了这段钧天乱世,也再也没有再次显世。
  电视剧很无聊,至少在陵光看来是这样,四象八卦均沦为配角,用来衬托主角的睿智,可是只有身处那段乱世之中,才能真正地明白什么叫生灵涂炭。
  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陵光有些困,可是他知晓就算是他睡也睡不好,考虑要不要去床上躺一会儿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慕容离的房间里有动静,似乎是杯子碎了。
  陵光根本就不想看到慕容离,不过慕容离是前世的唯一一个熟人,他还是打开了门,之间慕容离躺在床上蜷缩着,一只手紧紧攥着被角,昏黄的床头灯的微弱的灯光下甚至可以看到慕容离手上爆起的青筋。地板上有一个打破的玻璃杯,还有一瓶药,瓶盖还打开着,还有几颗药安静地躺在地上,慕容离的另一只手正在往下够,但是,因为痛苦似乎怎么也够不到的样子。
  陵光没有进去,而是抱着胳膊看着慕容离疼,刚开始见到慕容离的时候,他真的觉得很不公平,凭什么慕容离可以那样平静地度过这些年,而他一直被前世的记忆折磨着,现在他知道了,原来慕容离也不能全然平静地对待前世的。
  陵光就这么看着慕容离,慕容离也看着他,大约过了一刻钟,陵光才走进,到了慕容离跟前。
  “用我帮你打救护车吗?”
  “不用。”慕容离的声音很沙哑,大概是极力压抑着痛苦的关系。
  陵光蹲下去,收拾着打碎的杯子,转身又看了慕容离一眼,“慕容,你的结局是什么?”
  “不过飘零久,数十年,深恩负尽,死生亲友。”
  “该。”陵光收拾好了碎片,将玻璃碎片通通扔进垃圾桶中,玻璃碎片碰到垃圾桶底发出“咣当”的一声响声,把陵光之前吐出的字眼带上了一丝冰凉的感觉。“我还以为瑶光郡主以一己之力引得遖宿和天权两国攻我天璇,这般手段,必为天下共主呢。”
  “陵光,你有什么资格怨我,如此还不是拜你所赐。”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没有我钧天分崩离析是迟早的事。你瑶光王室的命,我天璇不是照样偿了吗?”
  “你根本就不知道亡国是什么滋味,陵光,你到死都是一国之主,你根本就不明白寄人篱下的滋味,你可以不理朝政,因为你到死都被人捧在手心上,可是我呢?”
  “你不是被那天权国主捧在心尖上吗?”
  陵光说完,慕容离突然沉默了,低垂了眼眸,不去看陵光,陵光蹲下来,将掉在地上的药扔进垃圾桶,又将药瓶捡起来,转身去拿了另一杯水,“钧天三百四十一年,天权与瑶光缔结永世修好盟约,”陵光拿着水杯回来,放在了床头柜上,“钧天三百四十五年,天权大军直逼瑶光王城。”陵光又拿起药瓶,倒出几颗药,放在慕容离手上,“慕容,你心里苦吗?”
  说完,便离开了,当陵光走到门口的时候,慕容离突然开口,“陵光你知道吗?如果公孙钤不是天璇人,他根本不会死。”

[执离]假的刺客列传三(生子慎入)

接大结局,瞎jb写,假如最后一幕是执明大军压境,阿黎只身开城门,有什么误会睡一觉如果解决不了,那就两觉
明早还得起早练车就先写到这
说实话我一直把第一季的执离和第二季的执黎分开看

  战鼓擂动,那天权大军已集结,执明穿着战甲,立于瑶光王城之前。
  天权物产丰富,虽几经战乱,可如今已恢复元气,上下一心,倒是瑶光,骤然扩大疆域,诸侯伺机而动,又经开阳一战,几番征战已元气大伤,民心不定,饶是慕容黎心有九窍,也不得不承认,瑶光就算不是强弩之末,也只能与天权斗得两败俱伤。
  他和执明,瑶光和天权,最终还是走到了不死不休这一步了。
  “萧然,开城门吧。本王要亲自与天权和谈。”
  “王上,不可。我军虽然处于劣势,可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啊。”
  “到时候战火绵延,整个中垣大陆才是真的生灵涂炭了。若我一人,能换得我瑶光万民安康,便是怎么也值得了。”
  不知怎么,慕容黎突然想起那个以一人之命换一城的齐之侃来,如今,也不知是不是报应。
  慕容黎吩咐士兵传了信,便孤身一人,着一袭红衣,立于城门之前,看着眼前天权的千军万马,心里徒增出一抹悲戚来,这瑶光,到底还是覆灭在他手里了。
  执明策马而来,在他面前停下,“慕容国主,请吧。”之后转身,并未下马,只是放慢了速度,等着后面的士兵与慕容黎。
  慕容黎跟随执明去了天权大营,和谈乃是大事,执明坐在上首,下面都是些天权的将领。
  “如今瑶光败北已成定局,慕容国主如今前来和谈,不知会拿出什么筹码。”天权下首一位将领轻蔑地看了慕容黎一眼,却被执明瞪了一眼,噤了声。
  “不知慕容国主此次和谈想要与天权谈何条件。”
  “我想与王上单独谈谈,不知……”
  “你们都下去吧。”
  “是。”
  待将领都已经退出营帐,执明走来,望着慕容黎,“不知慕容国主此番前来,又有何算计。”
  慕容黎心下苦笑,“阿黎自知在王上心中已无甚位置,又何谈算计,”慕容黎拉起了执明的手,将执明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位置,“那么,王上的骨血呢?阿黎腹中王上的骨肉,能否换得我瑶光百姓免受战乱之苦呢?”

[全员]轮回之境01(生子慎入)

其他文章请戳 这里

钧天大陆后世设定,没有女的,非ABO向生子
大概是转世之后结果只有一方带着前世记忆的故事
一二季cp大概都会有,涉及哪个带哪个tag
因为阿离出场所以带了执离的tag,占tag致歉
再开坑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十二号放假专心更文不出去浪了,我一直坚信我能都填完

  陵光睁开眼,用手拂去了自己满头的汗水,夜里寂静得吓人,可陵光觉得梦里面的杀伐声还在耳畔不停地回响。
  或许说,那并不是梦,那是陵光的前世。
  陵光前世的记忆很清晰,或许是前世的执念太深的缘故,从小时候开始,他就带着千年前的记忆开始在新世界的生活。
  陵光的前生并不复杂,匆匆在人世活了二十几年,家国,血刃,仇恨,充斥着他整个人生。
  前世的记忆如同藤蔓一般,缠绕在陵光的脑海里,想忘,却怎么样也忘不掉。本以为过了二十六年,他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生活,可以忘却了那些纠缠的前生,但当他见到公孙钤的那一刻,似乎一切又分崩离析,土崩瓦解了。
  充斥着血腥味道的夜陵光已经习惯了,自从他记事以来,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只要闭上眼睛,前世的记忆就翻涌而来。
  陵光睁开了眼睛,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四点四十。陵光起来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照着镜子看着自己眼睛里的红血丝,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洗了脸之后,陵光又躺回了床上,拿起床头柜上的笔记本电脑,看着属下发来的文件。陵光目前是一家杂志社的主编,前世那些记忆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的,至少他所学的那些都记得,虽然许多没了用武之地,但是那些加上这二十几年学的讨生活还是没问题的。
  陵光在床上躺到了该上班的时候我草草地吃了口饭,就开车往公司去。陵光今日来得早些,似乎是因为他换了个新助理,总要考察一下他的工作能力。
  陵光乘电梯上了楼,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刚放下手中的文件,不经意间瞥见了放在办公桌上的白瓷咖啡杯,心跳随之快了几拍,然后一把将咖啡杯拂落在地。
  咖啡杯落地清脆的声音把刚准备进来的新助理吓了一跳,愣在了原地。
  “换了吧。”陵光的声音是那种压抑着的平静,他甚至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过快的心跳,拉开抽屉拿了一瓶速效救心丸,吃了两颗之后,坐在椅子上终于平静了下来。
  陵光有一个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毛病,陵光见不了白。
  那年满城缟素,几乎是赚光了陵光的眼泪,前世的那些记忆带来的遗症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减轻,而是愈加心痛。
  陵光难得的早退了,或许是因为公孙钤这个人活生生站在他面前给他带来的冲击太大了,尽管为了杂志拍封面,他们并没有什么交集,可是只要看上一眼,陵光就抑制不了自己的心跳。
  他今天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他的合租的新室友到了。
  以陵光此时的生活状态当然负担得起一套房子,只不过陵光不想自己一个人住,他的身体的确有点问题,总想着自己一个人,万一哪天死了大概都没人知道吧。
  陵光回家简单地洗了个澡,就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随便地调着台,不得不说,现在的电视剧都是一个套路,什么都禁,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看的。
  门铃声响起,陵光打开门,看到一个穿着红色格衬衫黑色破洞裤的男孩拿着一个红色行李箱,黑色鸭舌帽下是那张他无比熟悉的脸。
  慕容离。
  陵光想过无数种可能,想过他会遇到前世的那些人,在他在杂志上看到了公孙钤的照片之后,就确定了他是与前世那些人分不开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第一个真正面对面的,竟然是慕容离。
  不是公孙钤不是裘振不是顾十安,甚至不是孟章执明蹇宾,而是这个他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死都能认得的慕容离。
  一瞬间陵光又忆起前世那些事,于是直接拽着门把手想要把门甩上,但是他没有成功。
  慕容离用胳膊挡住了门,只是那一下的冲击力实在不小,把慕容离疼的直甩手。
  陵光心里顿时有些愧疚,就算他是慕容离,也不一定带着前世记忆,自己又何苦为难于一个只是长得像故人的陌生人呢?
  下一秒慕容离就打破了陵光这个幻想。
  “陵光。”
  陵光的眼神由刚刚的歉疚由变得犀利起来,钧天时代的那些事在课本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而陵光也是为了逃避这段记忆,从小到大叫的名字都是陵奚,这世上根本没有知道他其实叫陵光。
  除了转生的慕容离。
  陵光突然觉得上天是不是以捉弄他为乐,为什么公孙钤没有前世的记忆,偏偏慕容离有。

文章整理

整理这个的初衷是因为无意中看有人给我上次的那个点了红心,发现上次整理真的是好久了,就准备再整理一份

【长篇】

【全员(钤光执离仲孟蹇齐)】定乾坤(古风ABO)            拾壹 拾贰 拾叁 拾肆 拾伍 拾陆 拾柒 十八 拾玖 贰拾 终章 (已完)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现代AU生子)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未完)

             天之禁(仙侠狐族AU)    (未完)

             轮回之境(转世现代生子)  01 02 03

             

【仲孟执离钤光】论金主发现的可能性(娱乐圈AU生子)

论坛体  

 01 02 03 04 钤光番外一 钤光番外二(未完)

【钤光】之南(古代ABO生子)一           拾壹 拾贰 拾叁 拾肆 拾伍 拾陆 拾柒 十八 拾玖 贰拾 终章(已完)

二          拾上 拾下 拾壹 拾贰 拾叁 拾肆 拾伍上 拾伍下 拾陆 拾柒(未完)

【仲孟】三五流年(现代AU生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上 15下 16 17 18上 18下 19上 19下 20 21上 21下 22 23 24上 24下 25 26 27 28 母亲节番外上 母亲节番外下(已完)

             江山(古代ABO)(未完)

【短篇】

【钤光】雪后初霁(仙侠AU车)

              前生(仙侠AU)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现代生子)

【执离】当起点男主变成了晋江男主(穿越甜饼)

              当包子上屉(现代生子)

              执忆(带球跑)

              终章(刺客一原剧向)

【熊彭】百年(RPS)

【仲孟】当包子上屉(现代生子)

              若岁月如旧(现代师生)

【印调】关于《十方志2》合志的*[通贩]*印量调查

好消息!好消息!二要来了!

乔蓝:

【印调】关于《十方志2》合志的*[通贩]*印量调查
圈地自萌,请勿艾特演员。
【规格】全两册,文本+画本+周边特典=全一套,可单选购买;
【内容】真人现代;
【级别】R18 无黄赌毒死亡;
【CP】执峰、戬杰、熊彭、易桓、桓易;
【性质】通贩合志,除去稿费,其余盈利以十方志集体名义赠与演员应援站(一切公开);
【作者&画手】《十方志1》的基础上已注入全新唤醒力量;
【字数】20W —30W;
【页数】文本300P↑↓;画本20P↑↓;
【规格】A5
【封面】特种纸
【内页】欧维斯
【工艺】待定
【特典】待定
【包装】飞机盒+泡泡纸+PV袋
【成本】文册70RMB上下,画册40RMB上下,周边10RMB上下
请诚信参与印调,感谢
印调满200,十方2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