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心

笨蛋,加油

【偶像练习生】【多CP】毕业季10(生子慎入)

圈地自萌,真的OOC,不喜点❌
生子慎入!
最近在忙期末考所以更文的时间有些长,跟大家致歉
其实我不怎么写虐,真的

  “是吗?”蔡徐坤歪着头,看着王子异,笑靥如花,要是在从前,蔡徐坤一定能看到王子异把头偏过去,可是现在蔡徐坤看不见,王子异就那么看着蔡徐坤,似乎是要一辈子记住他的样子。
  “小坤。”
  “怎么了?”
  “回去吧,雨好像要下大了,小心被淋到。”
  “是吗?那回去吧。”
  因为蔡徐坤走在王子异前面,所以王子异只是给蔡徐坤撑着伞,自己大半个身子都在伞外面。
  蔡徐坤突然回头,摸了一下王子异的脸。
  “子异,在伞外面吗?怎么湿啦?”
  “没啊,雨下大了而已,你马上要动手术了,别淋到了。”
  王子异,你骗我,雨,怎么是热的呢。
  这一晚王子异都没怎么睡,而对于蔡徐坤来说,白天和黑夜都是一样的,所以王子异开了一晚上的灯,看着蔡徐坤的脸。
  哪有人不眷恋光明呢,只是对于王子异来说,蔡徐坤更重要些,他不可能让蔡徐坤失去他原来拥有的那一切,他可是要站在世界中心的人。
  王子异就在蔡徐坤的病床前坐了一晚,这些日子他一直守着蔡徐坤,也没怎么休息好,半夜的时候就趴在蔡徐坤的窗前睡着了,直到天光大亮。
  时间应该还早,只不过因为是夏季,黑夜有些短,加上一直没有闭的灯光,所以屋里显得格外亮些。
  看来王子异是真的累了,这么亮也能睡着。
  蔡徐坤是被这样的光亮弄醒的,屋子里太亮了,弄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勉强睁开了,眼前也是模模糊糊的。
  脑子在最初锈死的几分钟之后开始运转,反应过来之后,蔡徐坤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他能看见了!
  重新恢复光明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看向王子异,王子异趴在他的床边,头发有些乱,看出来王子异这些日子过得也不好,大抵也都在担心他吧。
  王子异睡得也浅,主要是蔡徐坤看不见,万一有什么事情他也好帮一把。
  “坤坤,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醒了而已。”
  蔡徐坤好不容易收敛起了嘴角的笑意,回到了这几个月常有的放空的状态。
  “嗯嗯,”王子异习惯性地去牵了蔡徐坤的手,“去洗漱吧,一会儿做个检查,就该准备手术了。”
  “好的。”
  蔡徐坤被王子异牵着去洗漱了,两个人都洗好了,蔡徐坤坐在病床上,王子异则是坐在椅子上,看着蔡徐坤。
  蔡徐坤不知道去怎么形容这个眼神,是眷恋吗?他有些不懂,王子异的眼里为什么这么多地不舍,他的眼睛就算今天看不见,手术完了之后就会好,不是吗?
  “坤坤,我有事跟你说。”
  “巧了,我也有。”
  “那你先说吧。”
  王子异一向都是让着蔡徐坤的,什么事都不急这一时半刻,所以他本来要说的话都咽在了喉咙里。
  “子异。”
  蔡徐坤觉得自己已经掩盖不住自己的笑意了,“子异!”
  蔡徐坤直接扑向了王子异,把他吓了一跳,王子异为了接住蔡徐坤,顺势站了起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蔡徐坤便吻上了王子异的唇。
  因为蔡徐坤的眼睛看不见,所以这几个月王子异几乎都是一种低气压的状态,更别提和蔡徐坤有这种亲密的动作,此时被蔡徐坤挑起来,王子异自然而然地加深了这个吻。
  待到两人都吻够的时候,看着蔡徐坤清亮的眼睛,王子异才反应过来,蔡徐坤似乎是复明了。
  “坤坤,你……能看见了?”
  “对啊,我能看见了!”
  蔡徐坤对突如其来的复明高兴坏了,整个人在病房里蹦蹦跳跳的,就差隔壁来投诉了。闹了一会儿,蔡徐坤才想起来王子异似乎是有话跟他说。
  “对了子异,你刚刚要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一些手术的注意事项,既然你能看见了,那就去做个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后遗症。”
  “嗯,好。”
  车祸之后蔡徐坤在王子异的照顾下恢复的很好,只是回归了正常的生活,之前的那些烦恼又接踵而至地砸来,想躲也躲不过去。
  “正廷,坤坤怎么样了?”
  “他恢复得还不错,虽然我也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突然痊愈了,但是从检查结果来看,没有什么其他的并发症,应当是没事了。”
  “那就好。”
  王子异听了朱正廷的话,彻底地放下心来,“那我就给坤坤办出院手续了。”
  “可以的。”
  王子异跟朱正廷道了谢,就准备起身离开,朱正廷也站起来送他,只是刚站起来的时候似乎有些不稳,只能撑着桌子,还是王子异扶了一下他。

毕业季小剧场

“Jeffrey?”
“怎么了?”
“我在想……你是说蔡徐坤看不见了所以王子异要给他捐眼角膜是吗?”
“对啊,可是这样就算坤坤能看见了子异也看不见了。”
“那为什么不能捐一只呢?”
“对哦,小芙你好聪明哦!”
突然发现了一个文的bug哈哈哈,跟正文无关的,不打tag了

【偶像练习生】文章整理

【多CP】毕业季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红豆体  

【异坤】脱敏 01

【偶像练习生】【多CP】毕业季 09(生子慎入)

生子慎入,真的ooc,不喜点❌

就是一个由校园向社会过渡的故事

这章主异坤,一个CP一个CP来

前文戳 这里

  蔡徐坤看不见,其他的感官因为眼睛失明的缘故被放大,所以他能懂王子异故意压抑着的哽咽。

  病房里应当还有其他人,只不过似乎都不敢说话,生怕打扰到他似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打扰的,他的世界已经一片黑暗,失去了色彩再怎么也不是热闹的。

  蔡徐坤的记忆力不算是特别好,只记得每天仿佛都有很多人来看他,身体的其他部分似乎恢复的不错,他也跟王子异提起过要出院,但是王子异坚决不肯,说是过一阵子还要做手术,出院不是特别方便。

  仿佛是要把他一定能看见这件事坐实了。

  但是蔡徐坤并不相信。

  他妈妈在他醒来的第二天来看过他,之后虽然来了,也不怎么说话,许是因为愧疚吧,说到底当时的车祸也不能怪别人,他当时一时冲动跑了出去,在气头上没怎么看路,身子不太舒服也不能及时地做反应,就这么发生了悲剧。

  倒也不能怪谁。

  只不过因为他付出的代价太大,其他人便把责任揽了下来,这对他们也不公平。

  不过蔡徐坤不想说这个。

  虽然看不见了,但是王子异并没有让蔡徐坤感受到自己是一个盲人,他依旧牵着他的手,蔡徐坤就算是看得见的时候也都是被王子异照顾着的,蔡徐坤看不见之后王子异操心得更多了,恨不得每时每刻都牵着他的手。

  蔡徐坤自己开始学着向一个盲人一样生活。

  刚开始也觉得孤单,也觉得无助,但是他失去了眼睛,反而能看见王子异身上的光。

  眼睛看不见了,王子异就成为了他的眼睛,带他走过人群拥挤的走廊,带他穿过闹市的喧闹,要不是特意去注意蔡徐坤眼里的暗淡,大抵别人也不会想到蔡徐坤其实是看不见的。

  他看不见光明,同样也看不见黑暗,往常的如夏日冰雹一般砸在他身上的恶意都因他的视而不见而消散,他和王子异牵着手,他看不见周围人异样的眼光,那些恶意大概都被王子异承受了吧。

  他很自由,也很自在,他突然爱上了这份黑暗,至少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提起,他和王子异不能在一起。

  他喜欢握着王子异的手,王子异的手很大,有时候可以把他的手一把包住,只是最近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手上总是贴着创可贴,蔡徐坤有时候不小心总会碰到他手上的伤口。

  这个情状一直持续到他要手术的前一天。

  “坤坤。”

  “怎么了?”

  蔡徐坤回头,他看不见王子异到底在哪里,但是总是习惯性地望向身后,他总觉得,王子异应该在那里的。

  “没怎么,明天就要手术了,你的眼睛,就能看见了。”王子异的语气中带着一股压抑不住的欣喜,但是敏感如蔡徐坤总觉得他的语气中带着点别的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嗯,是啊。”蔡徐坤本人并不如王子异想象中那么高兴,或许是因为他能看见了,这黑暗中的伊甸园就不复存在了。

  蔡徐坤的手扒着玻璃窗,他看不见外界的景色,却可以感受到冰凉的温度和落雨拍打在屋檐上的响声。

  蔡徐坤喜欢雨天。

  “坤坤,我们去看雨吧。”

  “好啊。”

  王子异牵着蔡徐坤的手,拉着他走过熟悉又陌生的走廊,王子异的手很暖,蔡徐坤看不见前路,却依旧如往常一般信任这个牵着他的人。

  王子异撑着伞,大半应该都偏向了他这边,他在王子异的怀里躲着雨,其实内心很想扔了伞在雨中奔跑,不过,要是他真的这么做了,以王子异那个性子说不定会念到死才对。

  王子异把他牵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然后站定,一只手撑着伞。

  蔡徐坤缓缓将自己的手伸出伞外,感受着水珠落到他的手上,冰冰凉凉的,王子异伸出不撑伞的那只手,带着他的手缓缓向下,蔡徐坤就这么被王子异带着,似乎是摸到了什么东西。

  被雨拍打后的花苞依旧傲然挺立着,水珠顺着花瓣一点一点留下,最后流到捧着花苞的蔡徐坤手里。

  “子异,这是什么花啊?”

  “是玫瑰,”王子异顿了顿,接着说道,“就是觉得,跟你很像。”

  医院后面的玫瑰是王子异特意移植来的,还没到日子所以还没开,不过想想这样也好,等蔡徐坤能看见了,便可以第一眼望见这些绽放的玫瑰,就像是他,本应该在风雨中傲然挺立。
  

要高考的小朋友们要加油啊!
冲冲冲冲冲!
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偶像练习生】【异坤】脱敏01

现实向

感觉自己写这些会暴露我的追星生涯

越是写论文脑洞越大


  其实脱敏一点也不疼。

  冰冷的针管顺着血管推进着透明的液体,对于常年因为身体上各种问题吃药打针的蔡徐坤来说,算不上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只是脱敏这件事需要坚持。

  三年前他在百忙之中打了第一针,三年后他同样也是抽出时间打了最后一针。

  其实他现在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红了,但是依旧很忙。观众或许不觉得十八线的明星有什么好忙的,但是事实上,通常都是通告满满。

  为了生活。

  蔡徐坤的耐力其实并不是那么好,跟王子异那种常年锻炼一只手能把他拎上高台的那种不同,但是也有几件事他坚持了很久。

  治疗,梦想,和爱情。

  蔡徐坤打开门,进屋换鞋之后就走到了窗户旁边,要说上海这座城市当真是繁华的很,临近午夜,依旧灯火璀璨。

  小区里很安静,为了营造当初宣传的那种世外桃源的氛围,斑驳的树影之间只有飞蛾绕着昏黄的灯光渴望着灿烂。

  蔡徐坤拉上窗帘,把一切都隔在外面。

  只是一种习惯,做明星的习惯。

  厨房的酒柜里面有不少度数高的洋酒,他酒精过敏,喝了酒之后脖子上身上都会起那种密密麻麻的红疹,麻麻痒痒的,却又不能去抓,只能在床上辗转反侧,等待着红疹的消退。

  今天也算是个好日子,至少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喝酒了。

  其实以往也没什么不光明正大的,那个管他的人,已经离开很久很久了。

  蔡徐坤从橱柜里拿了一个杯子,打开酒瓶倒满酒后一饮而尽,玻璃杯子碰上玻璃的茶几表面发出特有的清脆声响,像极了心碎的模样。

  蔡徐坤喝的有些多,其实他的胃不算好,在那些没有王子异督促着他养生的日子里,三次因为胃出血进了医院,但是他依旧没吸取过教训,酒入愁肠,眼前都是二十岁时候斑驳陆离的梦幻。

  那是二零一八年下过雪的廊坊。

  那年他花了十天和王子异认识,然后花了十个月走进了王子异的心,最后花了十年和他分离。

  蔡徐坤上节目的时候已经不会有人提起NINEPERCENT了,那年并没有成为偶像元年,反而成了嘻哈的第二年,团体爱豆出身仿佛成了路人眼里的污点,粉丝不愿提及的过往,出厂时许下的心愿成为最后的昙花一现。

  在廊坊的那四个月,他真的以为他的梦想开始了,却没有想到他的梦想也是结束在了二十岁的那年。

  他现在不如以前那样火了。

  其实他现在也不知道火的定义是什么,只是他的粉丝不像从前那样多,也不像从前那样四处惹事了。

  后来蔡徐坤才明白,他珍视的感情其实也不过是一场邂逅,很多人爱的不是他,是偶像练习生的TOP,换了别人,也依旧如他一般一骑绝尘,只不过他出现的时机足够好,恰巧洗了一帮别人脱粉的粉丝而已,然后站在了风口浪尖之上,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已经过了很久了,是十年,还是十一年了,看来他也应该吃些忘不了了。

  物是人非这个词蔡徐坤有些不敢想,那年的事情已经如被秋风吹过的树叶飘远了,那年一群粉丝怀念大厂,其实也都明白,曾经的美好,早就已经回不来了。

  他都已经三十岁了。

  出过几张专辑,拍过一些电影,演过几部电视剧,上过几本杂志,也有过不少的代言,专辑的销量不错,只不过整个歌唱市场的都不景气,有过几首出圈的歌,只不过后来都被人忘却,电影的票房有高有低,三番之内还过得去,一番倒是没什么实绩,电视剧的收视率无功无过,好像大家现在都格外偏重网剧,当过高奢的挚友,只不过公司还是不行,也没有撕来全球的代言人,杂志在红的时候上了不少,只不过没有满贯,窝瓜这种于他来说还是有些难。

  总的来说,他们之间也就他和范丞丞混的还算是不错,出道的其他人也算是可以,没出道的有几个靠演戏逆流而上,而有些人,大概那年,已经是他们的巅峰了。

  倒也没什么难过的,能干这一行的也没那么多穷人,除了梦想没实现了以外,生活也算是不错。有的人结婚了,有的人没有,他前前后后参加过几场婚礼,高朋满座,宾客尽欢,是他想象不到的幸福样子。

  那年在大厂的练习室里,偷偷亮着的灯光和那些眼神交汇的隐秘爱意,都已经随着时间渐渐远去;了。
  

我想问一下论文资料去哪个网站查比较好啊,救救孩子吧,期末论文答辩了
工科,能源与动力工程专业(对,就是锐哥那个专业,我能问锐哥吗(>﹏<))

【偶像练习生】【多CP】毕业季 08(生子慎入)

生子慎入,真的ooc,不喜点❌
就是一个由校园向社会过渡的故事
正主发糖我捅刀,快本真的快乐

  王子异坐在手术室走廊的长椅上,对面还站着一个妆容精致的妇女,眼圈红红的却没有脱妆,想来应当是蔡徐坤的妈妈吧。
  双方应当是见过家长了,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蔡徐坤出了事。
  董又霖自小被妈妈管得严,见到长辈也有些慌张,拿出手机在群里说了情况,不少人都说要赶来,无非就是来给他们撑腰的。
  周锐和董岩磊又是第一个赶来的,似乎在大家心中都习惯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是冲在最前面照顾所有人的,自从他和董岩磊在一起之后,董岩磊大概也是习惯了周锐这种性格,每次都跟在周锐后面,帮着大家处理事情。
  董又霖坐在王子异旁边,另一半坐着周锐,董又霖并没有那么擅长安慰人,所以只有周锐在小声地跟王子异说些什么,董岩磊站在周锐旁边,一下一下地理着周锐的长发,快十二点了,看来大家都是像他一样休息了之后被叫起来的。
  周彦辰站在走廊的拐角,抱着手臂,眉头紧锁地盯着手术室的灯,就在这时候卜凡和岳明辉赶来了。
  岳明辉手里就拿了一个车钥匙,穿着短袖,头发也有些乱,想说些什么却只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这世界的事,多的是天不遂人愿。
  不知过了多久,许是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朱正廷才从手术室出来,脸色苍白无力看来他也是不怎么好。
  “蔡徐坤没什么大碍,大概过两天就可以醒来了。”
  朱正廷很想说完这句话就停下,但是,作为一个医生,他不能。
  “那就好。”王子异的声音带着沙哑和他特有的磁性,语气中的轻快让朱正廷不忍心说下去。
  “但是他撞到了头部,他醒来之后,不排除会失明的可能。”
  “正廷,我能和你单独聊聊吗?”
  朱正廷点了点头,其他人默默出去了,就连蔡徐坤的妈妈也被周锐和岳明辉两个人一唱一和地劝了出去。
  “坤坤的眼睛……有什么办法治疗吗?”
  “目前是没有的,除非……”
  “什么?”
  “有人给他换眼睛。”
  王子异和朱正廷聊完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或许王子异这个人情绪太不外露了,在这种情况下也极少能发现他的脆弱。
  朱正廷和王子异聊完,刚想出去,周彦辰却进来了,朱正廷顺势就抱住了周彦辰。
  朱正廷环住了周彦辰的腰,周彦辰轻轻地拍了拍朱正廷的后背,两个人脸贴着脸,感受着彼此的体温。
  朱正廷哭了。
  “正正,怎么了?”
  “我没能留下他的孩子,也没有保住他的眼睛。”
  周彦辰摸了摸朱正廷柔软的头发,“别太自责了,你已经尽力了。”
  “彦辰,如果我有一天躺在手术室里,放弃我吧。”
  “你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可能放弃你?你想想,要是躺在里面的是我,你会放弃我吗?”
  朱正廷突然破涕为笑,“不会,我会一个人撑起这个家,然后等你。”
  “所以,别瞎想了,休息休息吧,你脸色真的不太好。”
  “嗯,好。”
  周彦辰只是觉得朱正廷触景生情了,毕竟也算是有条命在他手底下走了,却不知道朱正廷为什么这么触景生情。
  在别人看不到的手术室里,蔡徐坤为了自己的爱人在生死线上挣扎,只是因为不舍得,不舍得留你一个人。
  大抵是爱太过动人了吧。
  王子异跟他说,他想给蔡徐坤换眼睛。
  朱正廷没什么资格反驳,他相信这件事如果发生在他和周彦辰身上,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做。
  看护的人又换了一批,王子异还是没离开过蔡徐坤,只是中间抽空回去换了和衣服洗漱了一下,毕竟他也不能满身血地待在医院里。
  蔡徐坤醒来的时候是在第二天的黄昏,不过对于一个双目失明的人来说,黄昏与黎明都没有太大的差别,无边的黑暗吞噬着蔡徐坤的心绪,只剩下悲伤的种子和那颗为王子异跳动的心。
  “坤坤,你醒了?”
  王子异的话中带着惊喜,蔡徐坤醒过来了,就证明他度过了危险期。
  “嗯,好黑啊……”
  “嗯,坤坤……”
  蔡徐坤伸出手来向面前的空气摸了摸,才感觉出不对劲来。
  “我……是看不见了吗?”
  “不是,你就是撞到了脑袋,过一阵子你身体养好了,就做个手术眼睛就恢复了,别瞎想啊。”
  王子异说的把身体养好的意思他懂,大抵是蔡徐坤也明白,他留不下那个孩子,或许,他一辈子就就要生活在黑暗里了。

【偶像练习生】【多CP】毕业季(红豆体一)生子慎入

生子慎入,圈地自萌,不喜勿入
一个毕业向社会过渡的故事
第一次搞红豆体有点不会弄啊
大家六一快乐啊!虽然已经过了哈哈哈哈
我可能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明天见
评论见吗?
http://t.cn/R1pggpO